banner
只能用手挡
2020-05-19 03:2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院方负责人表示,熊医生伤情并未稳定,目前还有出血状况,现在仍在努力帮他止血。待观察七天后才能考虑下一步的治疗。对于是否追究家属的责任,院方表示,目前所有精力都集中在救治医生,是否会就此事继续追究责任,先等医生病情稳定再说。

家属: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是农民

针对广医二院打医生事件中,家属因想见患者最后一面未果而引发暴力的行为?曾有医生经历的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表示,无论出于何种理由,暴力都应该受到谴责。但通过此事,也可看到icu在抢救临终患者时面临的棘手问题。

被打医生:我现在的心很乱

据介绍,在以往发生的恶性伤医事件中,重灾区集中在儿科和急诊科,“急诊科是因为患者送来时往往是危重,稍微一个疏忽或沟通不足,就容易引发纠纷。”广州某三甲医院医疗纠纷处理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儿科的纠纷主要是因小孩病情主诉不明确,医生很难判断,往往需多做检查辅助,而心急如焚的家长在治疗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会激发矛盾迁怒于医生。

“危重患者死亡实际上是无法准确预知,不可能安排见最后一面。”昨日,有不少医院的专家都进行声援,他们用专业的知识解释,出现死亡的危险要紧急抢救,不可能让人进来告别。而且重症监护室不止一个病人,不会冒着交叉感染危险让一众家属进入。

医院:加强icu病区的安保工作

院方负责人表示,将尽量为医务人员创造安全的工作环境。事发当天,院领导当场表示加强重症监护室的安保工作,给icu装摄像设备;加强医院保安的巡逻次数,巡逻区域要求覆盖全院的每个角落;严格规定icu病人家属的谈话咨询场所,不得靠近icu门口。

除了该事件中,家属想在死亡前见亲人最后一面的情况外,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务部主任蔡湛宇处理的事件中,还有为数不少的家属在患者死亡后,阻扰医院将尸体转移到太平间的,“他们要求先停放在icu,让其他亲人陆续来见最后一面,认为到了太平间不吉利。”蔡湛宇介绍,有些甚至要求推延四五个小时,这严重影响了尸体处理流程,而且给icu的交叉感染造成很大的压力。

——被打的谢医生

专家:如发生感染是对其他患者不公

此外,入住icu往往意味着高额的医疗费,由于icu病人病情严重,监护内容多,需使用专用仪器和专人护理,所以一个治疗过程下来常会出现“天价”费用,患者家属在面对人财两空的情况下,也会难以接受,从而质疑医生的治疗引发矛盾。“我们医院下半年以来的医疗纠纷中,有接近三成都是来自于icu。”该负责人如是说。

“全程打了差不多10分钟,当时护士一边呼救一边拦着死者的孙女不要向我们扔瓶子和饭盒。”谢医生说,现在还不想见家属,“我很害怕很寒心,干了那么多,却得到这样的结果。”他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认为是一名合格的医生了。可病人及家属期望太高了,完全将求医过程当成是一种消费,总以为花了钱就一定能治好病。

昨日上午10时,记者在广医二院见到打伤医务人员的两名患者家属代表——死者的女儿罗女士和媳妇。她们两眼通红,手提果篮前来向医院医生道歉。罗女士承认当时听闻亲人死亡,情绪一时激动而做出了过激行为,并承认错误,也求医院别将事情闹大。“我们当时都很激动,大家争执难免有肢体上的冲撞……真系唔知点讲了。”罗女士低了下头。

记者还探望了另一名被打的谢医生。他脸色苍白,说话无力。对于家属的道歉,他表示不可理解,暂时无法接受。在icu工作六年,谈起当日发生的事情,他心绪难平。据他回忆,当天已在icu工作了24小时的他听到外面有很大吵闹声,赶紧到外面一探究竟。不料看到,一群火气很大的家属,凶神恶煞地指着熊主任鼻子辱骂。当时熊主任极力找机会跟家属解释,但家属完全听不进去,一步步把熊主任和他逼到了医护人员休息室的角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离熊主任最近的男子就一拳打到熊主任的左眼。”谢医生说,他们被逼在角落,没有武器,只能用手挡。结果,突然有人从后面抱着熊医生给其余的人打,当时他想替熊主任挡拳脚,不料自己却被人打晕过去了。他被诊断有脑震荡,现在还感到头晕、难受。

针对此次事件,记者采访获悉,继儿科急诊等科室后,icu目前也成为纠纷和暴力的重灾区。而国家卫计委也发布通知,要求医院增加保安配置,每20张床位配备不少于一名保安。对此,有医院安保负责人表示,小医院难做到且作用不大。

院方负责人详细向对方介绍了熊主任病情及目前仍没完全脱离危险的情况。对患者能及时前来道歉认错的态度表示肯定,表示会把家属的意思及时转达给医生。

对于为什么要动手打医生,罗女士低头说:“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是农民……”

“但这两年来,icu逐渐成为另一个重灾区。”该负责人表示,虽然对于多数家属来说,患者入住icu后都会有治疗无效死亡的心理准备。但问题常出在家属对icu的管理制度不理解,重症监护病房患者病情重,变化快,且多数呈昏迷状态,家属想陪护在旁却被拒绝,“很多家属会不理解,认为不近情理,为纠纷埋下隐患。”

“一方面是人情,一方面是抢救,如何权衡?”宋儒亮表示,icu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而且出于感染等方面的原因,不可能让家属进入其中参与抢救,如果发生院内感染,是对其他患者的不公平。所以如果医生在此前已告知家属病危的消息,因抢救而无法让家属见最后一面的,应该不存在过错责任的,“尊重医生,抢救第一才是应该遵守的规矩。”

我很害怕很寒心,干了那么多,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本版统筹 信息时报记者李楠楠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张秀丽 李楠楠 余诗林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康健

昨日上午,记者一行探望了伤情最严重的熊主任,他表示:“我心里很乱。”熊医生现在由妻子和阿姨照顾,她们也为他担心难过,两人满眼泪水,不愿再提及此事。据医护人员反映,熊主任平常是个温柔谦和的人,多年的从医经验,他知道怎么措辞跟家属谈话是最恰当的,全科室的医生都在不断向他学习跟家属沟通的态度和方法语气。

反思:继儿科急诊后 icu成重灾区

广州市广医二院“伤医”事件进入第三天,随着媒体的跟进报道,社会各界纷纷对被打医生表示慰问,对伤人者加以谴责。记者获悉,打人家属代表已于昨日上午现身广医二院进行道歉,称一时激动而做出过激行为,并承认错误。而受伤医生也回忆了出事细节,称目前还不想见家属,感觉“很寒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23l.cn浙江省舟山市幻料仓加油站 - www.d23l.cn版权所有